联系我们: 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伤城文章网
伤城文章网> 都市言情> 超级兵王混都市> 第4044章 隐藏的杀意

原标题:二十八,既过不恋

七月底八月初的费城氤氲着夏末的水汽,闷热,躁动,偶尔太阳火辣辣的毒。

抵达费城的那个清晨,青色的天,压抑的空气,和前来接我的欢快的uber 司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一下子锤醒了第一次带猫坐飞机从美西跨越到美东的由于整夜照顾应激反应的猫还没睡醒的我。

费城之前是来过两次的,一次写《百态常春藤》时采访方可成老师,那个初冬的早上,7 点半搭着灰狗来费城,吃了一顿很好吃的早茶,采访结束后转了转宾大的书店匆匆而归。另一次是沃顿的财经记者培训,历时三天,时间紧任务重,都没来得及去费城的主干道遛一遛。

两个月之前我都还以为我将在阳光沙滩上度过接下来的两年,却不曾想在墨西哥陆路过境美国时一切发生了翻天逆转。看见沃顿录取的那一刻,我才觉得过去放空的一年变的值得,所有的付出没有被辜负,才觉得莫名撞上史上最难申请季的自己,终于可以给这一年的恍恍惚惚画一个句号。

然而坦白讲,在没有理解游戏规则就在第一轮匆匆忙忙把梦校申请都提交然后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后,在第二轮申请时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提交申请,申请哪家。沃顿并没有出现在我的list 里,直到最后。我不确定culture 是否fit ,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想回到东部。抱着买11 powerball 的心态,临近deadline 按了提交。几个月后,一转眼就到了费城,像是梦一场。

其实从哥大毕业之前做五年规划的时候就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读MBA ,这么多年纠结了很多次,挣扎了很久,听了很多前辈的人云亦云,最终它确是在有征兆又没有征兆,像是计划里又像意料之外的发生了,很自然的,没有半点犹豫。

读本科的时候,我希望我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调查记者,于是在大学里做了很多刺激的尝试。四年里去过很多次火灾现场,也曾在半夜战战兢兢的去枪击现场。在哥大新闻的文书里我曾描述我看到新闻改变人们生活的例子,但也表达了对很多事情的未知。

什么是好故事?怎样才算是一个好记者?如何问出一个语惊四座的问题?或者怎样才能拿到独家?当面对层层障碍时,记者如何实现自己的价值?

在哥大读新闻的时候我希望我可以成为一名财经记者,一开始的reporting class 20 几个人,要么就已经有了5-6 年的工作经验,要么爹妈都是著名记者,还要一位前NASDAQ CEO 的女儿和一名战地记者。我羡慕他们超一流的口才和文字能力,但也深知那是我不可逾越的鸿沟。恰逢那一年安邦收购喜达屋沸沸扬扬,倒是给我了一条思路去报道并购。足够幸运的在毕业加入了最想去的公司之一又遇见了赏识自己的老板,一切按部就班的朝九晚五。

可总觉得哪里不对,肉眼可见的天花板,永远扮演传话筒的角色。到香港后的报道内容就更加反应了工作内容的狭隘性。于是我不停的问自己,这是我想要的职业生涯吗?五年,十年,十五年,二十年后我希望自己是什么样子?我的价值是什么?我能带来的价值是什么?如何实现这些价值?如果可以尝试其他工作,我有哪些选项?我需要有怎样的能力去得到下一步最想要到达的地方?

我曾说做新闻的人不一定有新闻理想,有新闻理想的人不一定做新闻。而我甚至无法给自己定义自己的到底属于哪一类。

曾为拿到scoop 想方设法的套信息,一杯一杯的约咖啡;曾为了采访到某些著名企业家,疯狂和公关公司套近乎,希望可以拿到一份独家专访;曾在CES 3 天拿到20 story 打破公司记录,但我真的从这些努力中实现价值了吗?

从入职到离职,从纽约到香港和伦敦,历经公司两轮收购,看着身边留下和离开的同事,于是我又在寻找另外的答案,我想成为什么样的记者?我可以成为吗?我要用多久才能成为?我还想在这里多久?我留下可以学到什么?我有怎样的突破机会?我的退路又是什么?

如果说三年前离开纽约去香港是八成冲动,两成命运,那么离开香港倒更像是命运的安排。 每一次,它都在我最迷茫的时候帮我做好了选择,而我只需要在那个时间段决定是否要去从了这份安排,像是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一转眼三年,最初的冲动最终都留在了塞维利亚。但在香港的这两年并没有好过,抵达后一个月的无休止加班总算把书籍按时出版按时签售,紧接着是长达半年多的跌宕起伏,岁末,一场疫情彻底断了想要出逃去别处放风的心,只能乖乖待在湾区。但也因于此,感受到了遗失很久的温存,明白了对自己最重要www.selfi.cn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兰桂坊Caf Siam 的停业不再能在我心里激起波澜,所以最后不过是选了一家平平无奇的餐厅来结束这一切。你好,你好吗?我好,我很好。再见。

虽然这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美国,但香港无论如何都将成为我生命中一座重要的城市。我确实开始喜欢一年四季温暖如春,短袖可以穿一年的地方,也竟然开始想念坚尼地城的日落,originoat latte,半山的见山书店,以及香港发达的公共交通。果然,只有离开了一个地方,才开始明白它的好。香港如是,纽约亦然。

诚然,走上了一段新的未知的道路,在极昼和极夜中交错,不知道哪里是交点,也不知道分岔路口有几条。可能要孤身与狗熊搏斗,也或许会频繁迷路,可能会脚底踏空落入山底需要重新攀爬,也或许会丢失求生工具在黑夜里被寒风穿透瑟瑟发抖。

但面前的选择只有一条,背上一壶烈酒,点上不灭的火把,向前走。

二十八,

物来顺应,未来不迎,

当时不杂,既过不恋。

生日快乐。

--- E N D ---

思睿说:27岁,沉住气

思睿说:二十六岁,断舍离

思睿说:25岁,更自由

思睿说:东方之珠夜未眠

思睿说:曼哈顿不眠夜

思睿说:2020-2021 | 你的安全感来自于哪里?

思睿说:2019-2020|你有没有想过自己40岁的样子?

思睿说:2018-2019 | 什么才是理想的生活

思睿说:什么是真正的勇敢?

思睿说?Threeshow

Sirui SHAO

沃顿MBA在读

前外媒财经记者 | 哥大新闻毕业生

很开心遇见你,不如交个朋友

微博/小红书: 邵思睿_Daisy微信threeshow33

 推荐阅读:
 猜您喜欢: 玉京仙  为你闹翻全世界  都市之战神之王  都市全能仙帝  大佬一直爽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浑天记  一品容华  道极无天  我是神话创世主  至尊重生  我是反派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