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伤城文章网
伤城文章网> 都市言情> 超级兵王混都市> 第4044章 隐藏的杀意

原标题:国产武侠剧问题出在哪?

谈心社(ID:txs163)

最近有一句话很火,#心疼现在的国产剧观众#。

其实这几年,有很多剧迎来了峰回路转的春天,比如谍战、刑侦、悬疑、甜宠、电竞……

论甜,甜出了新的套路:

论悬疑,同样效果炸裂,演绎出新的高度。

但有一类剧,从来处在国产剧鄙视链最底层,已经很久没有翻身过。

并且,很难再翻身了。

——“武侠”。

古龙远去,金庸不再,刀光剑影的梦影影幢幢。

让一代90后痴迷的武侠剧,好像真的救不回来了。

拿最近播出的新版《天龙八部》为例。

导演于荣光,执导过《舞乐传奇》《木府风云》等不少国产佳剧,本人也出演过武侠片。

《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里,那个夹在林青霞和王祖贤之间的镶边男主就是他。

这部剧积压了好几年,导演出色,演员出名,观众本以为会是憋了个大招的终极杀器。

播出一看——

雷声大雨点小。

作为《天龙八部》的第8次翻拍版,喜提豆瓣3.5,创下有史以来最低评价。

于荣光与金庸的缘分,和他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并没有让这个最具金庸哲理的经典IP撞出激烈火花。

功夫演员熬成了戏骨导演,一朝毁于一部《天龙八部》。

潇洒的段誉,成了“痴傻”,仿佛是刚从隔壁《盗墓笔记》里无缝穿过来的。

且不论他后现代的狂野刘海。

光是面对王语嫣太过激动,以至于“尿了”的情节,就足够令绝大多数神志清醒的观众表示“我看不懂,但我大为震撼”。

韩国版段誉心想:原来我不是倒数

而饰演乔峰的杨佑宁,依然置身古早台湾偶像剧里的表演体系。

他用0度古装匹配性展示着一个落魄悲情的乞丐王子,让观众非常理解为何阿朱看他的目光完全不是少女怀春倾慕爱恋,而是面对一个“犀利哥”那般冷漠不耐。

阿朱,你跟错了

相比之下,深闺怨妇版王语嫣,大闹东海哪吒版钟灵,一身正气法海版虚竹,东厂太监版慕容复,油腻男段正淳和他一群广场舞大姐情人……

这些诡异的设定,在对比衬托之下已经让人无力再骂。

好想说一句:哪吒你走错片场了

新版《天龙八部》像一个缩影,折射出了现如今国产武侠剧的问题:

武已式微,侠已隐退。

武侠翻拍剧,一年比一年多。

阵仗,一次比一次大。

剧方颇懂武侠迷的情怀,一次次请来老戏骨“特别出演”,打着情怀的旗子捧新人。

结果呢?

“武”,变成了“舞”。

曾经引以为傲的动作设计和硬桥硬马,随着这些年资本的乱入、行业注水和演职人员的敷衍,变成了各种透着荒谬和魔幻的迷惑行为大赏。

无论是自诩投资上亿的A级项目还是平台认证的S+大制作,最终成果都是非常一致的。

多达两位数的主演替身们旋转跳跃闭上眼,无节制的怼脸拍防不胜防,视觉冲击力上比被网友频频回顾的《西游记后传》还鬼畜。

偶然瞥一眼,都令人直呼,“不要打了,你们不要再打了!”

有时碰到武打动作稍微看得过去的,但剪辑总会在关键时刻化身《黑客帝www.suozui.cn国》或《奥特曼》资深粉。

大招频出,升格无节制,以至于让人摸不清到底是在看武侠还是科幻。?

和反人类动作设计匹配的是五毛特效、一键抠图和阴间滤镜。

义乌批发的假山假水假花,令人在“魔仙堡”和“绿幕大棚”间反复横跳,而制作方还用大喇叭自爆,“没错,都是假的。”

这配景,好优秀,好诡异

表层功夫没做好,更别谈内核——侠肝义胆的江湖纷争。

基本市面上能看到的武侠剧,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着重儿女情长的“古偶”。

这“儿女情长”若是荡气回肠,倒也还好。

例如《倚天屠龙记》的影视化注定是言情走向,因为原著就有这意味,赵敏与周芷若红白玫瑰之争缠缠绵绵几十年也没个定性。

奈何如今翻拍经典的,《倚天》成了《张无忌和他的女人们》,与男频网文别无二致。

《绝代双骄》干脆就成了《小鱼儿和他的女人男人们》,土到三俗爱好者王晶看了都要直摇头。

你说这是《欢天喜地七仙女》我都信

而那些本就立足于言情为主,侠义为辅的网文翻拍,更将“嗑糖精神”发扬光大,每一帧掺水的画面都在告诉观众:

剧情走向、人物成长、武侠内核通通不重要。

cp绝绝子,感情戏yyds,让嗑药鸡们直呼kswl就完事了。

所以近些年的武侠剧在豆瓣鲜少6分以上,基本维持在3分——5分这个惨烈区间。

并非观众过于苛责,也不是几代观众之间存在“鸿沟”的问题。

核心的点在于,“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毕竟90后,是看着各种经典武侠剧成长起来的。

实话说,很难给予“武侠”一个真正的定义。

武侠依托于江湖而存在,但"江湖"的概念非常复杂。

抽象来说,它代表的是文人的失意与落魄。

而武侠小说所虚构的江湖世界,更为纯粹简单,强调正义与邪恶的对立、恩怨与情仇的划分;但另一方面又有大量“灰色空间”,种种复杂的人性,成为现实世界的一个缩影。

武侠在这种江湖里上演,便会呈现出千姿百态。

有幸的是,90后在影视剧黄金时代,得以见到武侠的各种形态。

古早武侠剧无论是改编还是遵循原著,都有一股原生的“浩然正气”。香港翻拍的武侠剧大多布景简陋,但神级演员和配乐令人非常有共情感。

97版《天龙八部》里乔峰埋葬阿朱那段一眼就能看出是在简陋的影棚里拍摄,水泥地大剌剌地露着,连埋阿朱的土都不是真土。

但《思君黯然》(这也是港版《倚天屠龙记》杨芙专用bgm)一出,再加上黄日华的无言落泪,当年有多少全家老少涕泗横流,第一次懂了何为“塞上牛羊空许约”。

更别提《难念的经》一响,老家伙们的DNA都跟着动了。

97版天龙八部,陈浩民版本的段誉

再者,观众看武侠剧,就是想看利落带风的打戏场面。

拳拳到肉也好,刀光剑影也罢,既要真,也要飒,强调“武德”。

港剧一般延续港影的硬桥硬马,套招干净利落,看得相当过瘾。

内地以张大胡子为代表所使用的鼓风机和威亚虽然略显浮夸,但他对光线的雕琢致臻化境,辅佐壮阔大气的祖国山水,不管是大漠孤烟,还是竹林霞光,所谓“仗剑走江湖,飞鸿踏雪泥”,一切景语皆情语。

如此种种,也赋予了武侠世界应有的飘逸浪漫。

张纪中还是有点东西

而不论是港版还是内地版武侠剧,服化道、配乐、演员、动作是锦上添花;

武侠剧永恒的追求,即侠肝义胆、惩恶扬善、匡扶正义,哪一样没有明明白白?

《笑傲江湖》令狐冲经历大变,与一派伪君子对立,仍能保持潇洒恣意的天真赤子情态。

96版里吕颂贤演的也好,张弛有度,清爽自然,而后来的多数版本更多是在演二流子。

光看这图,喊声“公子”都没毛病

《天龙八部》里的乔峰更复杂,一生为“我是谁”这个命题所困扰,一面是“契丹”,一面是“汉人”,然而在追寻过程中始终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忧患意识,最后自尽的结局更拔高了这个立意。

无论是黄日华版的儒雅乔峰,还是胡军版的狂野萧峰,在“找爹”表层背后,其实是“众生皆苦,求之不得”的be美学。

所以更多时候,90后回忆里的那些武侠剧,并非娱乐产品,还带着发人深省的教诲意义。

最重要的是,在这些武侠剧里,充满魅力和反叛精神的女侠从不缺席。

典型的,像是梁羽生《云海玉弓缘》里的敢爱敢恨的“魔女”厉胜男,古龙《武林外史》里的红白玫瑰朱七七、白飞飞,还有金庸笔下的赵敏、黄蓉、小龙女、任盈盈。

在这些武侠剧里,她们才能斐然,独立自强,即便敢爱敢恨也是“我偏要勉强”的掷地有声,而并非“我都是为了giegie”的恋爱脑。

既能胭脂水粉衣袂飘飘,也能仗剑走天涯,白马啸西风。

回想每个放学后的傍晚,我们总会搬着小板凳准时守在电视机前,一边看郭靖与黄蓉的浪漫初遇,另一边在看小鱼儿和花无缺的兄弟情深。

那些刀光剑影的绿林传奇——

从飞檐走壁到腾云驾雾,从十八般武器到掌风斗法,各种奇幻的招式都可转化为确切的影像,无一不令人心驰神往。

我们总说,武侠是成年人的童话,但又何尝不是90后的乌托邦。

即便是后金庸时代,也出现了由温瑞安小说改编的武侠剧《逆水寒》,周易公司原创的奇幻武侠剧《水月洞天》,唐人新编的女性武侠剧《聊斋奇女子之侠女》。

甚至央视播出的《虹猫蓝兔七侠传》,尽管以各种动物拟人,但丝毫不低幼,反而散发着浓烈的“男儿有胆气 仗剑走天涯 女儿有剑心 柔情满山冈 ”的侠义精神。

然而武侠死了。

翻拍了800遍,金庸古龙梁羽生变成流量密码,市面充斥着难以形容的低成本网大质感烂片。

江湖上从不缺少刺激绵绵无穷尽的狗尾续貂,90后的武侠梦,在轮番上演的烂片烂剧里被惊醒。

屈指算下来,即便加上电影圈,近十年来也只有一部《剑雨》算得上真正的武侠片。

这是时代的必然,也是观众的不幸。

至于今时今日,有人直言《山河令》《陈情令》《一寸相思》《侠探简不知》是新武侠。

但放眼所及,仍然是“绝美爱情”“kswl”,无论星光、体量、气势都不如从前,难堪重任。

随着千禧年远去的文艺黄金时代,还有我们的武侠剧。

或许我们不得不承认,90后的武侠梦,早已一步一步被杀死在岁月里。

出品丨谈心社

编辑丨陆离

撰文丨判官

推 荐 视 频

关注新周刊视频号,关注有态度的生活

必 读 好 文

点 击 图 片 即 可 阅 读 全 文

 推荐阅读:
 猜您喜欢: 玉京仙  为你闹翻全世界  都市之战神之王  都市全能仙帝  大佬一直爽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浑天记  一品容华  道极无天  我是神话创世主  至尊重生  我是反派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