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伤城文章网
伤城文章网> 都市言情> 超级兵王混都市> 第4044章 隐藏的杀意

原标题:中考分流“被剩下”的另一半,还能逆袭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做好2021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再次明文指出:“保持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

可以说,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培养更多“大国工匠”是大势所趋,也是国家未来人才结构的需求与社会经济发展的必要。

然而,职业教育在社会需要和个人选择之间,似乎总是存在错位,“低人一等”、“成绩差才去念”,“没出路”……各类污名化的标签仍然不绝于耳。

诚然,一线老师也承认,目前确实有不少中职院校,存在管理不到位、开设学科门类不成熟、与市场不亲和等各类问题,但也有不少始终在发展的优质职校,它们的校风校纪规范,也给了学生无限的可能性与不错的前景。

那些读了被誉为职校中“清华北大”的学生们,如今怎样了?也来听听他们不一样的故事吧。

注:以下文稿根据学生亲述采写,并非相关院校广告!“职院毕业一年,我创业了”

当初在二本A类学校、二本B类学校和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中作选择时,泓文填报了深职院。

这是一所近年来十分“走俏”的专科院校,曾多年被评为全国高职院校综合竞争力第一名,有着高职里的“清华北大”的美名

当年,本着理科专业相对好找工作的心态,泓文和父母商量,填报了环境工程专业。

但等到上课时,“加速度”、“化学结合”等系列术语,打得这位文科生措手不及,勉强跟上课堂进度的同时,也不禁让他对未来产生了茫然:以后,真的要去环境局监测,或是水务局看水管?

他平时喜欢唱歌,嗓音沉稳,富有磁性。参加学校的十大歌手比赛,泓文顺利晋级决赛。这是他第一次接触红白蓝演艺工作室。这个广泛活跃于校内外的社团,当时对包括他在内的入围歌手都进行了个人形象上的包装。

他认为红白蓝做的事情相当有趣,由此加入社团。而这个凭借兴趣作出的偶然决定,在之后则彻底颠覆了他的职业生涯。

红白蓝演艺工作室

红白蓝,是深圳各大高校走得前列的演艺工作室,也是深圳高校首个排演《猫》的剧团。许多像泓文一样对演艺零经验的学生,都在这里一步步得到了历练。

大一,他从流程把控、演员调配、音乐灯光等现场执行的工作做起,大二,他开始负责整体的演艺策划与招商引资,曾与可口可乐咨谈赞助事宜。

在校生活的重心,也渐渐从课业转移到了社团。没课时,他可以一天都泡在排演室。上课时,他两小时的午休也全用在了排练剧目,待五点放学,也赶忙订一外卖,奔赴到排练室直至晚上的11点。

泓文在社团的登台演出

相比其他院校,这里有更大的开放性。”他说,“没有那种你上了职校,就必须要板上钉钉,往死里学专技的知识。

因此,当泓文在大二向教导员提出未来想从事文化发展行业,现在的专业课是否能“低空飞过”时,教导员的态度也是开化与诚恳的:“在大学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就是学校想要带给你的。我们支持你去做自己喜欢且认定的事情。”

一定程度上,大量的社会实践活动及学生拥有的自由选择的权利,都使得深职院的很多学生,在社会关系处理及见识上领先于同龄人,“深圳政府主导的各大节日,老师会争取让你对接与上台露脸,许多社团也会有与全国各大高校交流的机会”。

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剧照

在红白蓝,泓文与其他的社团、老师、供应商频繁交际,也与其他学院的同社团的学生打成了一片,他发现自己人情交际、主动破冰的能力突飞猛进,社会阅历也在逐步增长。

毕业后,泓文顺利入职一家4A公司。一年以后,他积累了一定的客户资源与行业经验,决定开创自己的文化传播公司。

泓文的创业公司

如今,他的公司发展稳定,负责落地活动与线上传播,拥有包括深圳市政府、华润以及天地一号在内的知名客户。

“一群人吃饭问哪里毕业,我说我是‘小清华’”

毕业一年后就自立门户,无论如何,对于三校生,这都是一个大胆有魄力的决定。但泓文却说,活动公司的上升空间不大,数十年才能跃升至决策高层,“效益,远不如直接创业来得快”。

以前作为公司员工,他对接的是底下策划,而作为创业公司老板,他却能与品牌总监直接过招,“我能获取他们最直观的想法与见识,了解他们真正在意的点与行业内幕,学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他在深职院广泛结交的同窗,也在创业时为他添砖加瓦、筑基筑石。2015年毕业后,他们在各行各业都已干出实绩,有的成为一个行业的中间力量。在后期活动执行和客户资源上,他们都予以了他很多的帮助,“创业以后我发现,我总能找到人帮忙。”

他在深职院的同窗,有的在投行上班,有的在互联网大厂,有的在制造业。不过在大公司时,因应同僚压力和大环境的看法,虽然未曾有“自我歧视”,但有时,也很难直接说出职校生的背景。

一群新员工吃饭,问是哪里毕业。有的说是国外留学、纽约大学毕业。有的说是北大硕士、清华研究生,有的说哈工大,轮到泓文一位朋友,他只能模糊:“我也算是一个小清华”。

连年走高的专科学历毕业生工资 数据取自湃客

作为文化初创公司的老板,泓文并不十分在意应聘者的学历,本科背景的学生也只占了公司员工的二至三成,他更看中个人的创新的想法、做事的认真程度以及是否拥有想在这个行业生根发展、发光发热的抱负。

他公司一位大专毕业的设计师,在行业内仅涉水两年,却在工作之余努力学习设计知识。由他设计的最新一款主视觉海报,令甲方的大老板十分买单,甚至有意与公司签署一整年微信及广告运营的业务。

“这也从侧面证明,学历只是一块敲门砖,”泓文说。

泓文给职校生的三条建议:

1.别害怕自己忙不过来,首先多尝试,之后就会有认定的一至两个兴趣爱好,再接着往下探索。

2. 不要完全放弃自己。觉得自己不如人。最终还是要看个人能力。

3. 不建议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苦读。要在校内外拓展人脉,提高情商。

“从市重点初中‘铩羽’,我进了中专”

中考以几分之差,曾就读上海市重点初中的祁麟与普高失之交臂。

班上六七成的同学都上了高中,他抑郁了一个月,最后与父母商量,选择口碑不错的董恒甫职业技术学校,就读空乘专业。

刚上中专那会儿,他有些不服气。认为许多人和他不同,是打擦边球勉强入的学。老实说,课堂氛围也不比初中的严谨自律,有同学直接拿出手机在课上玩耍。

尽管不免有叛逆的学生,但据祁麟回忆,中专老师管控得严,专业知识也教得扎实,每天都有专技类的作业需要完成。学生学号虽然按照中考成绩由高到低编排(祁麟是三号),但老师也会提醒,入了学,大家的起跑线都变得一样,会根据专业知识能力来评定和推荐相关的实习项目。

祁麟是班上的副班长,秉承了初中养成的学习习惯,他的成绩名列前茅。

有趣的是,那些厌学逃课、忤逆校园规范的学生实际上也有自己的“智慧”,他们不会“染指”如祁麟一样的尖子生,会确保班上也有向上的同学,“因为你如果坏了,他们的作业也完了。”

学历通胀的年代,老师也会极力鼓励他们去考大专,说现在工作过早,如果遭到单位的辞退,再就业将十分困难,建议他们别着眼眼前的工作,而是优先进行学历的提升。

和祁麟念同一初中、住隔壁一栋楼的发小,考上了北大。虽然这不影响他们过硬的交情,但也抵不住长辈的比对,他心想:再怎么差,我也不能止步于中专。

考大专需要参加三校生的考试。这也相当具有挑战性,系因中专三年,学校并未教授语文、数学等学科与文化课程,而考试却包含数学的科目。

家里重金花了三万,帮他去外面补课。头一次,他三门学科考试,加起来没超过100分。半年后经过恶补,他考到了230多分,比他梦想考的对口大专——上海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的分数线高出了20多分。

那一年,他班上三分之二的同学也都经过努力,考上了心仪的大专。

这当中还有一个“有如神助一般”的插曲:在他中专第二年,徐汇位育体校与他们的学校进行了合作,选拔体能不错的在校生进行为期一年的冰壶培训。获选后,他代表体校成员,摘得了市级比赛的银牌。

冰壶训练场地

考民航的空中安全保卫专业需要首先经过面试。面试时他才发现,身边人得的奖,含金量都高得有些离谱:各类市级、区级奖项,上海市足协、国青队的头衔,跆拳道项目的一大摞大奖……他后知后觉发现,“机缘巧合,还好学校给了我机会参加冰壶训练得到了银牌,不然可能被刷”。

“从地服到空保,我的大专比大学还严”

为培养空中乘务人员的体能、帮助他们提前适应节奏,从祁麟入学的那一年起,这所大专开始实行军事化的管理600590,有着比一般大学更严苛规范的学习环境。

早上六点,全员起床,棉被叠成豆腐干,男女队列排得整齐方正,开始晨跑。来自武警部队的教官在课余时也会在走廊监察,确保无人伺机旷课,溜到操场玩耍。

上课时,同学的手机会收到统一的袋中,还要面临一周一次的专业课的考试。逃课是致命的:逃课三次就会收到处分,而校处分,意味着将被取缔面试资格,也会影响之后的毕业。

刚开始,祁麟觉得痛苦,不适应,但渐渐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精神面貌反而更加昂扬。

受到疫情影响,在祁麟二年级时,中国三大航空公司并未如往常来校招生,“与他们签署实习项目的学姐、学长还尚未落实工作,他们在今年没有新招的打算”。

只有春秋、吉祥两家民航企业来校招的局面,无疑使竞争更为激烈:“海选”时,30位同学围成一圈,形象气质过关后,招生官会浏览大家的学历、简历再酌情询问问题。这一轮过后,仅剩6至7人进入第二轮的考核。

在500人之中,春秋和吉祥分别签了约40人及50人。祁麟同被两家航司选中。最终,他选择了吉祥。

复盘录用的原因,祁麟认为,是副班长的职务和专业课的成绩使他脱颖而出,“在校内是否担任职务或被评选为三好学生,是很大的差异化,因为这也是面试官评断学生是否优秀最直接的方法。”

如果在中专毕业后,他就开始机场的地接工作,那么,这将是一个全然不同的平行叙事。

止步中专,他将失去在空中飞行的机会。在收入上,当然也将与后者产生显著的差异。

祁麟介绍,尽管现在是在地面实习,但他拿的是客舱部的工资,算上高温补贴费,实习工资为每月4000元出头。正式工资则多飞多得,预计起薪在1至1.5万左右。

但如果是中专毕业后就开始机场地勤的工作,算上补贴的实习工资,每月仅500元,正式工资则约7000元左右。——学历制造的分水岭,由此可见。

平常,祁麟1米83的个头和挺拔的骨架,也顺利使他获得了试衣模特与活动摆拍的兼职机会。合作多次后,他两小时的时薪能达到1000元。他也有定期理财的习惯,如今存款已达到五位数,“我的个子已比妈妈高出两头,人长大了,不会再问父母要钱了。”

在地面实习六个月、考出空保及空乘上岗证书、由师傅带飞后,他将正式上岗,开启空中安全员的生活。他也正在为这一天作出努力。

祁麟给职校生的三条建议:

1. 千万别挂科。否则在大专第二、三年将非常麻烦。挂科会影响面试与毕业。

2. 积极考证。把该考的证都考出来。

3. 不要过分谦让。在大专第一年可以选择竞选职位。职务和优秀生等评称,会为面试带来很大的优势。

结语

不可否认,现阶段的职业教育良莠不齐,办学模式也尚未由参照普通教育完全转变为产教深度融合的类型教育。“管理混乱”、“就业没有竞争力”,是家长最为担心的两大问题。

然而,在泓文与祁麟的个例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走在前列的院校,他们不仅有尽职的老师与严苛的管理,也在专技之余为学生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在社会认知普遍不友好的大前提下,职校生的自我认知,是我关心的话题。学者刘静淑、孔令洁等人的研究也表明,无论是选择是否进入职业教育体系进行学习的初中学生,还是职业教育系统中的受教育者,对其学历和身份的认可度都很低。

不过,如果遇到好的“培养皿”,有专业老师的引导和良好的教育环境,通过丰富的社会实践项目以及实习与就业经验,这些学生也可以找到自己的价值,发光发热。

所谓“学历只是一块敲门砖”,更深刻的含义,是指当毕业生踏入社会后,可以凭借广泛的涉猎与专业的技能来进一步构筑稳固的心理与自体。当他们在一个行业不断精进,能力不断得到认可时,就不会再有最初由学历而产生的心理落差。

毕竟,登山之路从来不止一条。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阅读第一”(ID:Readfirst),作者郑夜。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推荐阅读:
 猜您喜欢: 玉京仙  为你闹翻全世界  都市之战神之王  都市全能仙帝  大佬一直爽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浑天记  一品容华  道极无天  我是神话创世主  至尊重生  我是反派祖宗